景旺论坛 | 在线留言  
   
网站首页 关于景旺 服务项目 专业团队 律所新闻 法界动态 新法速递 联系我们
律所新闻  
 · 关于选聘审计、评估机构的公告
 · 关于选聘拍卖机构的公告
 · 景旺动态|提振士气战疫情 
 · 景旺说法|派发招嫖卡片行为的罪与罚
 · 景旺说法|在“巨额索赔”行为中,辨析
文章内容  
景旺说法|在“巨额索赔”行为中,辨析“维权”与“敲诈”的界限
发布时间:2020-04-08        浏览次数:173次

           编者按:“法律的目的,不是废除和限制自由,而是保护和扩大自由。”当“打假”行为与“敲诈勒索罪”的犯罪构成要件出现重叠,法律人的目光不应当局限于刑法规范和生活事实之间来回穿梭。在法的价值理论中,自由与秩序之间是对立和统一的关系,本文中提及的“打假”行为,倘若“打假人”行使的是私法域未被禁止的损害赔偿请求权,则完全是一种自由价值的体现。但是,如果“打假”人的手段与目的不具有正当性,以加害被害人生命、身体、财产等相要挟时,其目的已经超出了赔偿的范围,此时运用公法域的刑事手段体现秩序的价值,归根结底,仍是为了保障社会经济公平交易的自由价值得以实现。


一、基本案情


柯某从事餐饮行业,常跟肉禽市场的人打交道,他听说有人在冷链市场出售未经检疫的冻肉,同时柯某了解到《食品安全法》规定“经营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除要求赔偿损失外,还可以向生产者或者经营者要求支付价款十倍的赔偿。”于是柯某脑中就出现了一个计划。

柯某先将购买的冻肉送检,得到检疫报告后要求商户返还冻肉购买款42万元,同时支付十倍惩罚性赔偿款420万元。涉事商户面对巨额赔偿表示难以接受。无果后,柯某向相关部门举报,并同时提起民事诉讼。接到举报后,市场监管部门面进行了核查,确认柯某购买的冻肉确实未经检疫,存在重大食品安全隐患

就在柯某以为稳坐钓鱼台的时候,供货商家们也没“坐以待毙”,4家被柯某起诉的商户,向公安机关报了案,理由是柯某对他们进行敲诈勒索。2019年6月3日,经过现场勘查和调查走访之后,公安机关向报案商户发出了《立案告知书》,公安机关认为柯某的出发点并非为了进化市场,他囤积冻肉到有关部门投诉,然后再以此要挟商户来获取高额赔偿,初步看来符合敲诈勒索的标准,并对柯某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案件目前还在进一步侦办。


二、罪与非罪


上述案件是《今日说法》一期栏目,节目播出后,职业打假、敲诈勒索等词语引爆网络,关于柯某是否构成犯罪也引起了广泛的讨论。一种观点认为“柯某属于职业打假人,其知假买假后索取420万元远远超出其所受损失,是狮子大开口,属于刑法上的敲诈勒索罪”,另一种观点认为“柯某属于消费者,索赔金额虽然过高,但因具有合法的索赔权利基础,不属于敲诈勒索。”


三、笔者分析



案件虽然尚未进入法院审判阶段,但从新闻报道的案情来看,笔者同意第二种观点,也即柯某的行为不构成敲诈勒索罪,主要有以下几点理由:

1、柯某不属于“知假买假”的职业打假人。

职业打假人本身不是一个严格的法律概念,只不过人们把这种反复购买假冒伪劣的商品,然后依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或者《食品安全法》的规定,索要惩罚性赔偿的人起个名叫职业打假人,其主观上“以索赔为目的”,客观上实施了“有组织的买假索赔或者以买假索赔为业”的行为,所谓“有组织的买假索赔”,是指“知假买假”者完全以索赔牟利为目的,聚集多人形成固定或相对稳定的组织( 包括成立公司) ,由组织者领导、指挥内部成员进行职业化的买假索赔活动,严重扰乱正常市场秩序。

所谓“以买假索赔为业”,是指“知假买假”者已经将买假索赔作为日常工作、谋生手段或主要生活来源,严重损害市场诚信道德。一言以蔽之,属于这两类的“知假买假”者都不是“消费者”。

回归本案,柯某的身份严格意义来说属于“疑假买假”的消费者。首先,柯某具有正当的餐饮职业,不是以买假索赔为职业的。其次,柯某虽然听说有商户出售未检疫的冻肉,但这种听说尚未不确定状态,属于“疑假买假”。

虽然柯某主观上具有索赔的目的,但其购买行为并不单一的为了索赔,还有餐饮企业的经营需要。最后,柯某属于“单人作战”,并没聚集他人形成固定或相对稳定组织来索赔扰乱市场秩序,其行为不同于形成组织的“职业索赔”敲诈团伙。因此,柯某应当属于法律上的消费者,而非职业打假人。

2、敲诈勒索罪是一种侵犯财产法益的犯罪,如果行为人拥有正当的权利基础,那么行使权利的行为就不成立敲诈勒索罪。

本案中,商户将已经未经检疫冻肉予以销售的行为已经明显违背其应履行的法定义务,确属售假行为,销售的冻肉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已经损害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柯某作为消费者,虽然其购买冻肉的动机不单纯,但其提出索赔的前提是商户违反《食品安全法》在先,那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13年12月9日颁布实施的《关于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以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之规定,柯某一系列的行为都是在行使民事权利和公众依法参与举报的权利,应当受到尊重和保护,不能作为刑事犯罪予以认定。

3、虽然柯某索要的420万元远远超出了其损失,但其提出的索赔数额是在《食品安全法》规定的赔偿幅度内,且不能因索赔额度过高作为一行为涉嫌犯罪的评价标准。

实践中出现过巨额索赔不作为犯罪处理的司法案例,如“华硕笔记本天价索赔案”,当事人黄静因向华硕公司提出高达 500 万美元的“惩罚性赔偿”要求后涉嫌敲诈勒索被刑事拘留,后2007 年11月9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对黄静作出不起诉的决定并予以国家赔偿。这一案例证实索赔数额与实际损失过分悬殊并不能成为认定行为人成立敲诈勒索罪的依据。

另外,420万元对于商户来说属于巨额赔偿,但并不会影响自由的市场秩序,即使涉及市场公平,只要索赔的手段合法,高价索赔也可能具有正当性,消费者提出一定金额的赔偿请求,最终能否实现需要通过司法裁决或者协商的方式来确定。尤其是在协商场合,即便消费者索赔额度超出法律保护的范围,只要消费者与经营者两者达成合意,也并不构成敲诈勒索。

因此,笔者认为本案柯某的行为不构成敲诈勒索罪。

(作者:宋俊  编辑:赵刚)


Copyright(C) www.jwlsh.com 2006-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4002814号
电话:0562-2890199 传真:0562-2685955 邮 箱:jwlshs@163.com
主办单位:安徽景旺律师事务所  网络维护:浩天网络